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瑞小說 > 囚婚

68第六十七章

囚婚 | 作者: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 更新時間:2017-12-05 14:37:42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沒有了 (快捷鍵:→)
推薦閱讀:
  大廳里,傅冰和傅宸姐倆兒一人一條毛巾,分別蹲在大廳的兩端,光著腳丫,看著對方都是會心一笑。

  兩人默契的點頭,隨后開始朝對方發動,偌大的大廳里,飛速的朝正中央前進,一分鐘后,終于在中央交匯,兩條毛巾對在一起。

  他倆哈哈大笑,將毛巾放在一旁的水里擺好,然后再接再厲的擦地板。

  錦瑟進來的時候就看到他倆笑意盈盈的模樣,心情頗好,笑著道:“宸兒,快去換衣服,該去拿蛋糕了。”

  今天是傅家兩個雙胞胎七周歲的生日,老五傅寒已經被他大哥二哥帶著去買玩具了,哥倆兒前幾天就商量好了,拿蛋糕的拿蛋糕,買東西的買東西,現在時候也不早了,是以錦瑟才過來喊兒子,提醒他一聲。

  “哦,知道了。”傅宸抬頭跟媽媽笑,想了想又道:“媽媽,是你帶我去嗎?”

  “宸兒想要誰去呢?”錦瑟笑意盈盈的反問一句,走上前替他擦擦兒子頭上的汗。

  “嗯,其實,”小家伙兒撓撓頭,做認真思考的模樣,然后一臉期待的道:“爸爸呢,我想讓爸爸媽媽一起去。”

  錦瑟刮刮他的小鼻子:“爸爸在外面的車上呢,快去換衣服吧,該出發了。”

  傅宸小盆友這才高興的哦了一聲,興沖沖地拉著姐姐上樓換衣服了。

  ……………………………………………………

  臨出門前,三歲的池琪再次有些不確定的問媽媽:“媽媽,你和爸爸真的是在赫舍給我慶祝生日嗎?不會再變了嗎?”

  正在給女兒整理服裝的池媽媽溫柔的笑了,摸摸女兒柔軟的頭發,柔聲告訴女兒:“當然是真的了,琪琪不是很喜歡那里的蛋糕,爸爸媽媽答應你的,一定會帶你去的。”

  池媽媽并未多想,只以為是她和丈夫平日工作太忙忽略了女兒,所以她才會有這樣的反常,是以并未疑心,只是一再跟女兒保證。

  知道女兒喜歡吃那里的蛋糕,昨晚丈夫還特意跟朋友借了會員卡,想著今天無論如何也得滿足女兒的心愿。雖然他們的家庭在京城也算富裕的了,但是還沒奢侈到經常到赫舍消費的地步,是以并不曾有會員卡。

  池琪很高興,坐在車里的時候也和爸爸媽媽說個不停,顯而易見的開心。

  ……………………………………………………

  傅宸和媽媽取了蛋糕出來,正準備跑回車上找爸爸的時候,卻在大廳看到好幾個人,不知道在干嘛。

  他是跑出來的,媽媽還在后面,傅宸停下腳步,站在那里一邊等媽媽,一邊朝那邊觀望著,很是好奇的模樣。

  有一個被父母抱在懷里的女生很大聲的對對面那個小女孩兒說:“你看,我說過了吧,你今天肯定不能在這里過生日!”

  然后就聽到服務員跟那個小女孩兒的父母說:“不好意思,今天有客人包了全場,所以已經沒有位子了,很抱歉。”

  傅宸很生氣,盡管他也不知道為什么會生氣,只是覺得那個看起來趾高氣揚的女生很討厭。

  對面的那個小女孩兒眼睛里已經有了淚,傅宸看到她拉拉媽媽的手,對俯□的媽媽說:“媽媽,我不在這里過生日了,我們換個地方吃飯吧。”

  池媽媽不忍看女兒這般難受,聽到丈夫溫聲對服務員道:“有會員卡也不可以嗎?”

  “對不起。”服務生也很為難,她也覺得那個可愛的小女孩兒很讓人心疼,可是她不能違反規定,已經有客人提前包場,還是就在這一家三口來之前,若是早來一會兒,還可以有位置的。

  對比這個小女孩兒的失落,對面的那個穿著公主裙的女生滿是得意的神色,一臉傲氣,對她的爸爸說:“爸爸,你一定要包下全場哦,一個桌子都不能有。”

  眼看著那個小女孩兒一家已經轉過身去要離開,女孩兒臉上是掩飾不住的失落,傅宸想要抬步上前,卻發現媽媽已經走到了他身邊。

  他拉著媽媽的手,揚起頭對媽媽道:“媽媽,可以讓那個小女孩兒在這里過生日嗎?”

  錦瑟也將剛才的事聽了個大概,對兒子的表現很滿意,且不說他如何去做,單是有這份心就已經足夠,

  “當然可以了,”錦瑟看著兒子期待的目光,鼓勵他:“兒子,你和那個小女孩兒是同一天生日呢,不如你親自去請她好不好?”

  傅宸笑了,看看四周,又摸摸口袋,沒有發現什么可以當做禮物的地方,忽然靈機一動,那個小女孩兒的爸爸媽媽并沒有帶蛋糕,說不定是要在這里買的,嗯,赫舍的糕點非常好吃,這點他不得不承認。

  想了想,傅宸拿過媽媽手上的其中一個大蛋糕,朝著那邊跑過去。

  錦瑟站在原地沒有動,含笑看著兒子的動作,他那能萌死人的西瓜頭發型,隨著他跑動的動作頭發吹動,等他跑到了那個小女孩兒面前,揮手招過一旁的服務員,低聲交代了幾句。

  呼哧帶喘的攔住他們的去路,傅宸抱著那個他雙手都圈不過來的大蛋糕在小女孩兒面前站定,紫葡萄般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等一下!”

  “今天也是我和哥哥的生日,我可以邀請你在這里慶生嗎?”傅宸看著那個小女孩兒,心里想著,她怎么這么漂亮,這么可愛,白嫩嫩的臉蛋兒,不知怎么的,他想起電視里的畫面,情不自禁的想要低頭親她一口。

  他將手上的蛋糕往前遞,真誠的說:“這個是我送你的生日禮物,我媽媽說同一天生日的人是有緣的,送給你。”

  小女孩兒的臉上有顯而易見的錯愕,半天也沒有去接面前的蛋糕,仰起頭看了看一旁的媽媽,又回轉視線到身前傅宸的臉上。

  池媽媽看著面前的小男孩兒,心下很是感動,這么漂亮的孩子,看他的氣派應該也是哪個富貴人家的孩子,難得的是這么善良。

  小女孩兒笑了,對傅宸道:“謝謝,祝你和你的哥哥生日快樂,不過這個蛋糕,我不能要,媽媽說不能隨便要人家的東西的。”

  傅宸趕忙說:“今天是你的生日啊,怎么能算是隨便要別人的東西呢?”

  服務員已經走了過來,告訴他們樓上的VIP房還有位置,詢問他們還是否愿意用餐。

  別人包場也只能包普通樓層,最頂層的三樓可是赫舍的高級VIP,池氏夫妻自然知道,可高級會員卡又是他們拿不到的。沒想到面前這個小男孩兒有這樣大的本事,看來和這個餐廳淵源不小。

  最終,池琪還是接受了傅宸的禮物,抱著大蛋糕,經過之前嘲笑她的女生的時候,既沒有趾高氣揚也沒有去看她那難看的臉色,目不轉睛的跟著爸爸媽媽朝前走。

  路過錦瑟的時候,池媽媽大概也明白了原因,感激的朝對方笑笑。對父母來說,沒什么比完成孩子的心愿更重要了,更何況又是在生日這天,他們實在不忍看到女兒失望的樣子。

  錦瑟拉著兒子的手朝外走,發現他比剛才安靜了好多,不知道在想什么。

  等到回了車上,傅華年看著錦瑟手上的蛋糕,有些驚訝:“怎么只有一個?”

  錦瑟笑著指指兒子:“這得問你寶貝兒子,一會兒到家,估計寒兒有的鬧了。”

  “沒事,我和傅寒吃一個就好了嘛。”傅宸恢復了之前調皮,抱著媽媽的脖子不撒手。

  心里想著,不知道還能不能再遇到那個女孩兒……

  ……………………………………………………………

  池琪一路上都在不安,拽著傅寒的手打退堂鼓:“要不我還是不去了吧,有點害怕。”

  “怕什么,我家人又不會吃了你。”傅寒對她的擔心不以為意,開著車安慰她,握住她的手放在唇邊吻了吻。

  他倆第一次相遇之后的十二年再次遇到,那時他和一群發小去她學校玩兒,幾乎是見到她的一瞬間他就認出了她,心里激動不已。

  那一年池琪十五歲,還在上高中,而傅宸已經十九歲,在上大學。

  當時的他,心里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她更漂亮了,那么美,動人心魄,他一定要追到她。

  一年之后,傅宸贏得美人心。

  兩年后,池琪考上大學,傅宸抱得美人歸。

  今年她剛大學畢業,傅宸就帶她回家見家長,這讓池琪無比緊張。雖說他倆已經好了幾年,可是現在見家長,是不是太早了點兒?

  一路上胡思亂想,轉眼間就到了錦苑,池琪下車,看著眼前這座恢弘的莊苑,饒是平日里接觸過不少二代三代,也仍是心下震撼。

  早就聽說,京城傅家是軍中有名的隱形富豪,今日一看,果然是非一般人家可比。

  傅家的人都很和善,特別是傅宸的媽媽,平易近人,一看就是很好相處的人,這讓她放心不少。

  一家人用餐的時候,傅家老太太突然問了一句:“不知道池小姐的父母是做什么工作的,能不能抽出一點時間,兩家人一起吃個飯?”

  似是怕池琪疑心,錦瑟接了一句:“奶奶的意思是,想要談談你們的婚事,想看看令尊令堂是否有時間。”

  萬一被人誤會說是想要打探家庭條件就不好了,門當戶對,現在來說也不那么重要,只要孩子過的幸福就好。

  池琪感激的朝她笑笑,知道傅太太是怕自己聽了傅宸奶奶的話吃心,輕輕說了兩個名字。

  桌上有輕微的抽氣聲,傅家老太太笑著道:“原來是池教授和張女士的女兒,書香門第。”

  池琪的爸爸媽媽都是鼎鼎有名的人物,父親是學術界的權威教授,母親則是畫壇相當有名氣的畫家,兩個名字均是如雷貫耳。

  氣氛一直很好,池琪輕輕舒口氣,總算是沒有了之前的緊張。

  …………………………………………………………

  回去的路上,池琪突然對傅宸道:“坐在我對面的那個是誰啊?”

  “我二嫂。”

  池琪若有所思的點頭,傅宸疑惑的道:“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總覺得她一直看著我,好像有話要對我說的樣子?”池琪也很是疑惑不解,她完全沒見過她啊,怎么會那樣看著自己?

  “算了,以后再說吧。”池琪停止亂想,轉了一個話題:“還有那個非常年輕的女孩兒?是羅柔?”

  因為傅寒和傅宸是雙胞胎,傅宸一般都直接叫他名字,更何況羅柔還比他小一歲,所以也是直接叫名字。

  傅宸恩了一聲,對她道:“家里的妯娌中,可能就她最不好相處了。”

  “我也覺得。”池琪想起羅柔高傲的樣子,心里想著可能她覺得是她們家配不上傅家吧,道:“她對我,好像不太友善,你說,她是不是覺得我配不上你家的門第啊?”

  傅宸淡淡一笑,說:“其實我們家,大嫂家世和她不相上下,她不會看不起她;二嫂雖然家世不好,不過有二哥護著,她也不敢放肆;三嫂家是小康家庭,她的確是有輕視之意,不過平時也不會表現出來。”

  “那我呢那我呢?”池琪著急的問。

  “你啊?”傅宸想了想,這樣告訴她:“連奶奶都說你家世不錯,她更是不會說什么,她對你有敵意,多半是因為以前她一直是家里最小的兒媳婦,現在你來了,奶奶和媽媽就不會最寵她了,心理不平吧。”

  池琪覺得他說的倒是很有道理,頗為贊同的點了點頭。

  不經意間又想起那個漂亮的女人,她欲說還休的目光,讓她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后來她嫁給傅宸,終于知道傅家二少夫人第一次見她為什么會是那樣的表現了。

  傅宸的房里,擺放著許多她的照片,其中一張,是學校和海外有合作項目的高校過來交流時照的,里面有她和一些海外高校的人員合影。

  后來勵颯向她問起那張照片,池琪如實相告:“他是那所大學的教授,聽說是最年輕的教授呢,過來做學術交流的。”

  “二嫂,你和他認識?”

  勵颯目光閃爍,似是陷入了紛雜的回憶中,聞言淡淡一笑:“嗯,我們是大學同學。”

  這么年了,子恒,你,是否也有了自己的幸福?

  隔云勿相望。

  作者有話要說:呼,本文最后一個番外。
囚婚最新章節http://www.tudtpx.icu/qiuhun/,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沒有了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驚世第一妃:魔帝,寵上身!嬌寵愛妻:乖,到我懷里來錯戀成殤:重拾彼岸劫重生暖婚:軍少,放肆寵!獨家盛寵:總裁的替身新娘唐朝第一散官大唐第一狠人劍魁天帝別秀了這個領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
全民欢乐捕鱼破解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