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瑞小說 > 囚婚

14第十三章

囚婚 | 作者: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 更新時間:2017-12-05 14:36:30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半夜時分,傅洌被身邊人不停的囈語驚醒,輕聲喊了她幾句,這才使得她安靜下來,重又睡去了。

  第二日是周六,難得的休息日。勵颯難得的睡了個安枕覺——通常早上的時候她是難得能睡好的,因為某人的騷擾。

  一覺醒來,有一束一束的陽光透過源木的縫隙打在人的皮膚上,溫溫的,很舒服。勵颯躺在床上,睜眼卻發現身旁早已沒有了人,摸了摸被子下的溫度,好像只剩余溫了,看樣子起了有一會兒了。

  伸了個懶腰,勵颯抓了床腳的睡裙套在身上去洗漱,看天色也不早了,她還有一篇稿子沒完成,趁今天趕緊弄完,明天還能有個休息的間隙。

  換了衣服出了門,卻突地感覺氣氛有些不對。往常雖說家里也不會有多熱鬧,但是沒有絕沒有像今天這般冷清。勵颯不禁想,大概他們又要議事了吧,以往也是這樣的,要求絕對的清靜,任何傭人都不準上樓半步。

  想起昨夜電腦里的論文,勵颯準備折了方向朝書房去,卻在走廊上遇到了一個男人,看樣子剛從那側的書房出來。沒有意外的話,這人應該是傅洌的手下。

  那人只是看的她一眼,隨即微微傾了身子頷首示意,然后快步離開了二樓。

  勵颯倒沒覺得有多好奇,家里時不時地會有人上來的。傅洌的背景擺在那里,不用多說她也明白,卻從來不會開口問一句,更不會給他手下的那些人好臉色,卻也不會為難他們,只是當做雙方都視而不見罷了,談不上厭惡還是如何。

  不過,她敢這樣做,那些人卻從不敢薄待了她,更不敢在禮數上有絲毫的怠慢。誰都知道這個女孩兒在老大心目中的分量,哪敢給她臉色看?

  她的書房和傅洌的極近,門對門。當初他想要在自己的那間足可做主臥的書房內打通一個小的套件給他用的,卻被勵颯斷然拒絕,她想要書房就是想有一個自己的領地,不想事事都曝光在他的眼皮底下,所以才有此打算。傅洌最后還是拗不過她,重又給她弄了一間,這才作罷。

  門突然開了,傅洌走在最前面率先出了書房,邊走邊和身后錯了兩步的一個男人說著什么。勵颯倒是見過這人,是傅洌的得力助手,也是他的好兄弟,好像是叫郭永祥。

  “冰兒那邊你多注意一點,我怕姜氏兄弟再出什么幺蛾子。”傅洌低聲和身邊的人囑咐著,待到轉過身才看到了站在那里的勵颯,頓時冷硬的面容柔和不少,甚至還朝她翹了翹嘴角。

  “行了,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多上點心。”傅洌最后交代了幾句,就讓他離開了。

  “睡醒了,走吧,我們下去吃早餐。”傅洌朝她走過去,拉了她的手放在唇間輕輕一吻,隨即拉了她準備下樓。

  他在家,那再去書房肯定是不合適的了。反正也有些餓了,勵颯就順了他的力道轉身,跟著下樓用餐去了。

  “多吃一點,不然的話你可能連續幾天都嘗不到吳嫂的好手藝了。”傅洌看著她只就著小包子吃了點小菜,又喝了一小碗的米粥,不動聲色地皺了皺眉,提醒她道。

  吳嫂是從錦苑里帶過來的,手藝自是不必說,勵颯很喜歡吃她燒的菜。聽他這樣一說有些搞不懂,“吳嫂她們放假也只有周末啊,怎么會幾天都吃不到?”

  “我們一會兒要乘專機到法國巴黎。”傅洌咬了一口鮮嫩多汁的包子道,看了她一眼,“你不是一向對西餐不感冒么,雖說那兒有專門請的中國廚師,可到底做的不會太純正,怕你到時候吃不慣。”

  “咳咳,”勵颯聽得這話突然被嗆住了,緩了好大會兒總算恢復了,這才急急的道:“為什么要去法國,你出差嗎?”

  傅洌恩了一聲算是回答,抽了張紙巾擦了擦,這才起身到客廳的沙發上落座,

  勵颯急急地跟著他過去,坐在他身邊搖著他的胳膊問道:“你去出差關我什么事啊,我不去!”說著一扭身把背影留給他,心里氣死他的霸道了。

  傅洌冷眼看著她,伸手拉她卻被她不耐地甩開。只得坐的離她近了一些摟著她的身子,在她耳邊輕聲道:“我這次去呢,是為了歌劇團來京公演的事,你不是很喜歡寶麗那位女歌手么?”

  經他這么一提,勵颯才想起來,之前是有一次她在電視上看到過相關的報道,說這個歌劇團特別有名,極具民族風情,在一些國家巡演過后反響非常好,基本上到了一票難求的狀態。因為名氣高,至今也沒有哪家公司能夠成功的拋出橄欖枝請其到中國進行首次演出。當時勵颯看了歌劇團在國外演出的一個選段后不禁嘆了一聲這表演真好看,沒想到他卻放在了心上,居然要為了這樣的小事親自到法國去洽談。

  仔細想想,當時他在她身邊好似確實問了一句:“真這么喜歡?”因著當時沉迷于寶麗的精彩演出中,勵颯只剩忙不迭的點頭了,卻不成想他是打的這樣的主意。

  說不感動是假的,勵颯在他懷里轉過了身看他,“我聽說今年的世界巡演中,中國仍然不在演出之列的,你怎么還……”

  傅洌出聲打斷她:“沒試過怎么知道,他們不來,只是說明別人拋出的價碼不夠高而已。更何況他們的下一站正好是到烏克蘭公演,就在一周后,就算沒有談攏我們也可以轉機去欣賞演出啊,正好放松一下。”

  “可是我還要上班……”

  “不妨事,我已經給你們老板打過招呼了,不會影響你的工作。”對她的擔心不以為意,傅洌拉了她起身,“去準備一下,衣服就不用帶了,那邊還都備著,看看有什么必帶的就帶著。”

  走到臥室門口的時候,勵颯卻突然想起他只說了去法國,卻沒說具體的地方。法國,法國,心中一動,她轉了身準備下樓。

  卻在樓梯拐彎處驀地停下,她腳步輕,剛才又開了房間門,他大概是以為她進了臥室,倒也沒有顧忌。

  勵颯站在墻后聽到吳嫂溫和的聲音徐徐響起,語氣甚是無奈:“二少爺,其實您不必這么辛苦的,少夫人在家我一定照顧的好好的,保證等您回來換您一個圓潤健康的老婆。”

  上次在錦苑少夫人沒有好好用餐的事吳嫂聽英姐說起過,當時二少爺也是在出差,聽說千叮嚀萬囑咐的打電話要看著她好好吃飯的,卻終究只是敷衍。

  這不,二少爺不忍心了,出差說什么都要帶了老婆一塊兒去,就怕她又像上次那樣陽奉陰違不知道疼惜自個兒的身子,還是放在身邊親自盯著比較安心。

  勵颯心中一震,傅洌的聲音也隱隱傳來:“算了,我不在家你們拿捏不住她,還是跟我一起去好了。她心情也有些不好,正好趁這次出去放松放松,紓解一下。”

  有長長的一聲嘆息,似乎是吳嫂離開了。勵颯有些僵硬的轉過身子,輕緩的朝樓上而去。

  步子,有些浮。

  ………………………………

  傅洌進來的時候,居然難得的看到她朝他笑了一下,極清淺的笑意,卻撩撥的他心下蕩漾。

  疾步上前摟了她到懷里,從一旁的小幾上拿過盒子打開,替她戴在脖子上,也不說話,只是盯著她瞧。

  勵颯低頭看了項鏈一眼,一手撫了那帶著些微涼意的圓潤光滑的珠子,輕聲道:“很貴吧?”

  她雖不是內行,卻也知道這珠子的光澤、清澈度皆是上品,絕對價值不菲。

  “唔,你喜歡,它自然是價值連城;你若不喜,那它就毫無價值可言。”

  對于他來說,只要是能讓她高興的東西,多花點錢又算的了什么。古人尚且知道烽火戲諸侯以博美人一笑呢,他傅洌又不是那種昏聵的帝王,難道段數還能比不過他們?!

  “這珠子,不會是佛家之物吧?”勵颯看了鏡子里的項鏈一眼,覺得有些奇怪,這珠子還沁著藍光呢,怎么看怎么詭異。

  “哈哈哈,”傅洌大笑,“夫人有眼光,這珠子是可以保人平安的。”

  “你信佛?”勵颯有些懷疑,像他這樣狂傲的人,怎么可能會去信奉一個本就虛無的人呢?太不可思議了。

  傅洌正了臉色,看著她極為認真的開口:“只要是為你,我都愿意試。”

  他的仇家從來就不少,她被保護的再好,也難免會出岔子。對于那種鬼神怪力只說,他一向都是嗤之以鼻的,覺得不過是人的心理在作怪。更何況傅家那樣開明的人家,除了老一輩的傅老太太,就是自己的母親也是全然不信的,更別提他們這些子女了,完全不屑一顧。

  可是,如果這些虛無的信仰能夠保她一世平安,那他傅洌就愿意相信神佛之說,甘愿一試。

  作者有話要說:不好意思,更晚了,這章算昨天的。
囚婚最新章節http://www.tudtpx.icu/qiuhun/,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驚世第一妃:魔帝,寵上身!嬌寵愛妻:乖,到我懷里來錯戀成殤:重拾彼岸劫重生暖婚:軍少,放肆寵!獨家盛寵:總裁的替身新娘唐朝第一散官大唐第一狠人劍魁天帝別秀了這個領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
全民欢乐捕鱼破解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