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瑞小說 > 開天錄

第八百一十七章 敗素心

開天錄 | 作者:血紅 | 更新時間:2019-11-13 22:33:54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不等巫鐵動念,手中‘誅戮陷絕’劍已經自行躍起。

  長劍凌空,然后一道黑光閃過。

  前方虛空破開了一條極長的裂痕,空間硬生生被斬破,連同那一片的一切有形無形的存在,包括萬物存在的概念,全都被斬成了粉碎。

  這一劍,撕開了一線混沌。

  三條燧朝的制式戰艦,百來條三國的制式戰艦,連同戰艦上的幾近十萬士卒,就此湮滅。

  ‘鏗鏘’一聲,黑漆漆的長劍飛回巫鐵手中,沉甸甸的,很有手感。

  巫鐵目瞪口呆的看著手中這口散發出森森殺意的長劍,剛剛他看得清楚,這劍一出,不僅斬滅了前方的燧朝軍隊,更是將那些戰艦、戰甲、刀qiāng劍戟等全部吞噬一空。

  幾近十萬士卒的精氣神,也都被這口黑劍一口吞下。

  那些燧朝的將士,最弱的士卒都是‘劣神’品階,那千夫長,已然是‘天神’修為,他們被斬殺后,原本應該出現的,體內龐大修為‘返還’天地的光柱也沒有出現。

  一切,都被化為混沌,然后被這口黑劍吞得干干凈凈。

  劍鋒上的光芒,似乎增加了微不足道的一絲,劍身上的殺意,又強了這么一丁點。

  巫鐵只覺一陣陣的毛骨悚然。

  這是何等可怕的一口兇兵?幸好,幸好,他完全依托巫鐵而生,否則的話,巫鐵都害怕他會反噬主人,冷不丁的會給巫鐵來上這么一劍。

  “誅戮陷絕……我畢竟不是傳說中的圣人。”巫鐵喃喃道:“幸好,你也不是那傳說中的天地間的第一殺戮之器,否則,我也不敢用你。”

  ‘祈天術’繼續發動,巫鐵抬頭看了看自己頭頂的紫氣金云還有八百畝大小,他心一橫,隨手一分,八百畝紫氣金云分出了一半,冉冉注入了手中黑劍。

  一時間黑劍通體霞光大盛,那兇殘暴虐到了極致的殺意逐漸的收斂。

  當一半的功德之力被黑劍吸收一空后,這黑劍已經變得光芒內斂,再無之前那肆意睥睨的殺意亂放。黑色的劍身古樸厚重,溫潤無光,好似一柄普通的黑鐵鑄成的鐵劍,暗沉沉的毫不起眼。

  巫鐵手中靈光閃爍,他想要將這黑劍收回體內溫養。

  但是黑劍內部一縷劍意轟出,將巫鐵掌心的靈光斬得支離破碎,黑劍‘鏗鏘’一聲,在巫鐵手中劇烈的震蕩了一下。

  “好,你是大爺!”巫鐵無奈的看著這口黑劍。

  他向下一揮手,一道礦脈騰空而起,被憑空冒出的五彩烈焰一陣灼燒,巫鐵從中提煉五金精華,鑄成了一口劍鞘。

  隨手將黑劍往劍鞘內一放,黑劍又是一聲震鳴,在巫鐵神通加持下,品階幾乎堪比三煉仙兵的劍鞘無聲無息的炸成粉碎,然后所有碎片瞬間消失,又被黑劍吞得干干凈凈。

  巫鐵呆呆的看了黑劍半天,無可奈何的將他交給左手,反手拎著他,朝著伏羲神都的方向飛馳而去。

  “那,你就老老實實呆在外面,我不讓你動手,切切不可動手。你殺性太重,但是你一定要記住,殺戮的目的不是為了殺戮,殺戮的目的是為了以殺止殺!”

  “除了殺戮,世上還有更加美好的事情,比如說……”巫鐵看著手中黑劍,突然想不出應該如何跟他溝通。世上還有更加美好的事情,比如說,找個對象,談個戀愛?

  簡直是對牛彈琴,根本說不通嘛。

  滄海道人、五行道人灰頭灰臉的從地上爬了起來,齜牙咧嘴的吞下了一顆顆救命的大道寶丹。

  他們身上的劍痕深可及骨,而且以他們的修為、神通,配合頂級的療傷寶丹,傷口居然遲遲沒有愈合。黑劍的劍意兇殘至極,纏綿在傷口附近遲遲沒有消散,不斷的切割傷口,讓鮮血不斷流淌出來。

  滄海道人、五行道人架起遁光,一路鮮血淋漓的追趕著巫鐵。

  巫鐵又絮絮叨叨的向黑劍嘀咕了幾句,黑劍的劍鋒上寒光一閃,滄海道人、五行道人體表的傷口內一絲絲凌厲、可怖的劍意憑空消散,他們的傷口這才迅速的蠕動著,快速的愈合。

  伏羲神都,宮城的城門樓子上,白素心從天而降。

  幾個老太監正笑容可掬的站在城門樓子上,笑吟吟的看著下方一個又一個恭謹跪拜,飲下血酒,同時賭咒發誓向風戎投誠的部族首腦。

  “哎,都是好孩子,真是好孩子。乖乖的為王爺辦事,王爺不會虧待你們的。”幾個老太監搖頭晃腦的正在夸獎這些投靠的部族首腦,猛不丁的見到白素心落在了面前,他們急忙向白素心鞠躬行禮。

  “山長,王爺他……”一名老太監正要說話,白素心已經嚴肅的擺了擺手:“不管王爺在做什么,讓他速速來此。”

  一道又一道遁光不斷落下,白素心看著不斷返回的白蓮宮弟子,冷聲道:“有大兇之器出世……爾等,切記保護好王爺,若是王爺丟了一根頭發……為師這里且不說,且看你們各家的長輩,扒了你們的皮!”

  一眾白素心一脈的白蓮宮弟子齊聲應諾,一個個小心謹慎的向后退了幾步。

  在白素心的催促下,一眾夏王府的護衛簇擁著衣衫不整的風戎急匆匆的趕了過來,風戎一邊飛遁,一邊用濕毛巾擦拭著臉上的胭脂印,大咧咧的朝著白素心笑著。

  “舅舅,你不是帶兵去征討四方了么?怎么,這就完事了?回來了?還是,外面沒找到……新鮮可口的小舅娘啊?”

  風戎很不正經的調侃著自己的親舅舅。

  白素心瞪了他一眼,冷聲道:“突然心血來潮,感覺有大兇之器出世,而且距離這里極近,害怕殿下你出事,所以這才帶著親信弟子趕回來。”

  風戎攤開雙手,瞪大眼睛笑著:“大兇之器?能有什么大兇之器?哎,我會出事?就這蠻夷小國,我能出什么事?除非還是老二,他莫非還敢對我本人出手不成?”

  遠處,天空中,三條極強、極亮的遁光飛掠而來。

  巫鐵左手反握黑劍,右手結了一個法印,腳踏流云全速飛遁。距離伏羲神都還有數千里,他就放開了身軀,全力吞吐天地元能。

  之前藏身云團中,巫鐵只是以佛門舍利和神魂結晶為助力,參悟大道,提升境界,加速神胎和身軀的融合。

  此刻,巫鐵三千大道、八萬四千旁門,甚至還有一部分來歷莫測的大道,已經完全和肉身融合。

  這些大道和旁門左道的修為境界,已經全部達成了神明境十重天。

  之前的巫鐵,他是一座小湖。

  此刻的巫鐵,他是一座巨洋。

  他身軀能夠容納的法力,比之前膨脹了何止十萬倍?

  只是藏身云團中,唯恐驚動了風戎等人,所以巫鐵只是悟道,只是提升境界,并沒有吸收一絲一點的天地元能提升法力。

  此刻距離伏羲神都不過數千里,巫鐵肆無忌憚的放開身軀。

  他的每一個毛孔,都變成了一個黑洞,瘋狂的吞噬四周的天地元能。

  巫鐵如此行事,滄海道人、五行道人是他的三尸分身,巫鐵的道行飆升,兩位道人也得到了巨大的好處。他們倒是不可能和巫鐵本尊一般,將三千大道、八萬四千旁門左右全部融為一爐,可是他們的道行水平,也相當于巫鐵的九成以上。

  一尊本尊,兩尊三尸分身,三尊強橫得一塌糊涂的恐怖存在全力吞噬天地元能,虛空頓時巨變。

  一聲巨響,方圓百萬里的虛空驟然一黑。

  就連虛空中的陽光,方圓百萬里內的每一縷光線,都瞬間被巫鐵三人吞噬一空。

  無聲,無息,無光,無影。

  萬物陷入一片鴻蒙混沌,天地好似重返了沒有開辟之前。

  巫鐵、滄海道人、五行道人體內傳來恐怖的轟鳴聲,巨量的天地元能被他們的身體吞入,他們的身軀猶如烘爐,一個吞吐,天地元能就瞬間化為大道法力,翻翻滾滾的充盈全身。

  法力吞吐過于猛烈,甚至有游離的法力從毛孔中噴出,然后再次被身體吸納進去。

  巫鐵、滄海道人、五行道人就成了虛空中僅有的三團光源,他們猶如三尊小太陽,飛速的朝著伏羲神都飛馳突進。

  風戎感受到了巫鐵三人身上恐怖的大道氣息。

  那是比他在自家二弟風熵身上感受過的,全力釋放道韻更加強橫百倍、千倍的氣息。

  風戎渾身肌肉痙攣,歇斯底里的尖叫著:“王神……不,比王神還要恐怖……他們的入道道基是多少?三百大道?五百大道?八百大道?”

  白素心的面皮劇烈的抽搐著。

  白蓮宮自有秘傳,作為地字乙五號戰場護國三神宗之一的白蓮宮,白素心有極其隱秘的渠道,從某些真正可怕的存在那里獲取一些絕密的,絕對不能公開的信息。

  比如說,白素心就知道,在某些飄渺不可測的秘境中,有人修煉《元始經》!

  那是傳說中,以三千大道為基礎的圓滿功法!

  三千大道為基礎,哪怕八萬四千旁門全部空缺,三千大道為基礎入道的存在……那是何等恐怖的生靈?

  “可是,不可能,他們不應該出現在這蠻夷小國!”白素心同樣帶著一絲歇斯底里的尖叫著:“這是違規的,違規的……這,不合規矩!”

  白素心有點癲狂。

  他是有白蓮宮的秘密渠道,和某些不可思議的大能聯系上,從而獲取某些好處,某些機密。

  但是和那些高高在上的大能相比,他白素心就是典型的小人物。

  他所知道的真正的高級機密,并不多。

  但是他知道,這種單單氣息就給人一種天地毀滅的感覺,氣息翻滾猶如颶風海嘯襲來,讓人一點先天元靈都幾乎熄滅的恐怖人物,絕對不應該出現在這蠻夷小國中。

  “裴鳳何在?”距離伏羲神都還有三百里,五行道人身后無數條五彩神光沖天而起。

  一條條五彩神光落入伏羲神都,羲武樂,羲不白,還有諸多羲族族人,全被這神光一掃騰空飛起,輕飄飄的落入了五行道人身后一處五行空間中。

  巫鐵指著白素心大聲呵斥:“白蓮宮的,裴鳳何在?”

  白素心猛地挺直了腰身,畢竟是白蓮宮的山長,漫長的壽命中,他見識了無數的驚濤駭浪,這點養氣的功夫,他還是有的。

  腰身挺得筆直,頭頂一道浩然正氣沖天而起,一塊八端硯懸浮在浩然正氣中,放出綿綿純正陽剛的氣息,擋住了巫鐵三人散發出的驚天動地的驚濤駭浪。

  “何方宵小,膽敢驚擾王駕!”白素心擋在了風戎面前,頭頂八端硯熠熠生輝,左手扣住了一塊白玉雕成的靈猴鎮紙,右手緊扣一柄白玉戒尺,周身正氣蕩漾,一臉威嚴的指著巫鐵厲聲呵斥。

  “裴鳳何在!!!”巫鐵一聲大吼,平地里風雷炸響,一道道黑漆漆的羊角旋風沖起來數百里高,將整個城池圍在了旋風中。高空中一塊塊火炭一樣的雷屑不斷的墜落,落在地上就炸開了一個個方圓百丈、深不見底的大坑。

  如此聲勢,風戎臉色驟變,他身邊的幾個老太監猛地湊到了他身邊,組成了一座小小的四象陣法,將他護在了正中。

  “裴鳳?原來是……你!”白素心譏誚的笑了起來,源自本性的,開始耍文人嘴皮上的功夫:“那丫頭頗有幾分乖巧,已然投入老夫門下……老夫,最喜歡提攜后輩,尤其她這般生得……”

  白素心是在燧朝和紅蓮寺、青蓮觀的人斗嘴斗得習慣了,各種陰損的話語幾乎都成了本能。

  可是他這一番話剛剛出口,巫鐵本來通紅的眼眸頓時好似涂了一層血。

  虛空凝固。

  時間凝滯。

  太初冕的威能籠罩了方圓萬里虛空。

  白素心一驚,他一聲低沉的咆哮,八端硯放出淡淡光芒震動虛空,就聽得‘咔嚓’聲不斷,太初冕的威能被他放出的浩然正氣一絲絲的崩斷。

  巫鐵冷哼一聲,他頭頂同樣一條浩然正氣沖出,筆直的撞在了白素心頭頂的浩然洪流中。

  巫鐵養成的浩然正氣就規模而言,只是猶如一條普通長河。

  白素心養成的浩然正氣,則是浩然如海,奔涌不息,巫鐵的浩然正氣和他相比,真個是小溪和大江的差距。

  只是讓人驚駭的是,巫鐵的浩然正氣筆直的撞了過來,白素心頭頂的浩然洪流發出一聲巨響,居然寸寸碎裂。

  白素心一聲慘嚎,七竅中同時噴血。

  頂點
開天錄最新章節http://www.tudtpx.icu/kaitianlu/,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驚世第一妃:魔帝,寵上身!嬌寵愛妻:乖,到我懷里來錯戀成殤:重拾彼岸劫重生暖婚:軍少,放肆寵!獨家盛寵:總裁的替身新娘唐朝第一散官大唐第一狠人劍魁天帝別秀了這個領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
全民欢乐捕鱼破解版下载